許多人都聽說過「瑪雅」這個文明的傳說,大部分人對於瑪雅人的印象與美洲叢林脫離不了關係。提到瑪雅人,多數人腦海中浮現的是一群身著鮮豔羽毛服飾的印地安人,繞著圈圈在月光下進行著神秘的儀式,中間站著法術高強的祭司。的確,瑪雅人居住的地點就在今天的中美洲,神秘的遺跡也在幽靜的叢林裡,然而有幾個人知道,瑪雅人跟遠在地球另一邊的中國人與蒙古人有密切的關係。他們留下來的巨大石造遺跡與高超的藝術作品,連今天的技術都望塵莫及。今天我們何不放下原來的觀念與看法,重新深入瑪雅人的故居,看一看他們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民族與文明。

 

發現過程

西班牙人在十六世紀時進入南美洲,他們以入侵者的角度佔領這個全新的大陸。當時中南美洲的住民過著原始的農業生活,對於西班牙人的船堅砲利自然是毫無招架之力。很快地,西班牙人也將他們的信仰帶到此地,有兩個傳教士,看到了當地人信仰巫術與迷信,就放了一把火把他們所藏的古老典籍全部給燒毀了。誰知道這些書不是別的,它們正是消失已久的瑪雅人遺留下來的知識寶典,裡面詳細記載了他們當年輝煌的科學成就與文化。也許是天意如此吧,今天研究瑪雅文明的學者只能從斷簡殘篇中拼湊出瑪雅當年的盛況。

叢林裡的巨石遺跡

瑪雅的金字塔可說是僅次於埃及金字塔最出名的金字塔建築了。他們看起來不太一樣,埃及金字塔是金黃色的,是一個四角錐形,經過幾千年風吹雨打已經有點腐蝕了。瑪雅的金字塔比較矮一點,也是由巨石堆成,石頭是灰白色的,整個金字塔也是灰白色的,他不完全是錐形的,頂端有一個祭神的神殿。瑪雅金字塔四周各有四座樓梯,每座樓梯有91階,四座樓梯加上最上面一階共365階(91×4+1=365),剛剛好是一年的天數。

瑪雅人非常重視天文學的數據,他的建築裏處處都是這些關於天體運行規律的數字。除了階梯數目外,金字塔四面各有五十二個四角浮雕,表示瑪雅的一世紀五十二年。

瑪雅的天文台也是充滿特色的建築物。以今天的眼光來看,不論是在功能上或外觀上,瑪雅的天文台與現在的天文台十分類似。以位於墨西哥東部奇琴伊查(Chichen Itza)的凱若卡天文觀測塔(The Snail, El Caracol)為例,建築在巨大而精美的平台上,有小的台階一階階地通往大平台。與現在的天文台有些相似,也是一個圓筒狀的底樓建築,上面有一個半球型的蓋子,這個蓋子在現在天文台的設計是天文望遠鏡伸出的地方。底樓的四個門剛好對準四個方位。這個地方的窗戶與門廊形成六條連線,其中至少三條是與天文相關的。其一與春(秋)分有關,另兩個與月亮活動有關。

凱若卡天文台以其內部螺旋狀的樓梯得名,圓筒狀的底樓建築上面有一個半球型的蓋子,與現在的天文台類似。

這座凱若卡天文觀測塔是遺跡中最大的天文觀測塔,其他遺跡也有類似的建築。他們在位置上都與太陽及月亮對齊,近年來考古學家認為古時候瑪雅的天文學家建立了一個地區性的天文觀測網。

這些建築物以今天的角度看也足以令人稱奇。以瑪雅金字塔來說,巨大的石塊如何切鑿,搬運到叢林的深處,再把一塊塊十幾噸的石塊堆積起來,堆高至七十公尺處,要是沒有先進的交通工具及起重設備,是難以達成這個任務的。而生活在叢林裡的民族,為什麼要花這麼大的功夫,建立一個天文觀測網?歷史記載,望遠鏡是伽利略十七世紀才發明的,接著才有大型天文台的出現,而天文觀測網的觀念是近代才出現的,這樣的觀念可說是相當先進。由此可以肯定的是,瑪雅人當時的科學與今天相比毫不遜色。

失傳已久的天文數字與曆法

我們從小學的阿拉伯數字一定沒有人會覺得很了不起吧!不過就是1、2、3、4、5、6、7、8、9、0這十個數字的排列。也許大家不知道,這個0的觀念是阿拉伯人從印度帶到歐洲的,古時候歐洲人是沒有這麼簡單的數字概念的。希臘人擅於發明,但他們必須用字母來寫數目;羅馬人雖然會使用數字,但只能用圖解方式以四個數字來代表。

瑪雅人使用一點、一橫、與一個代表零的貝形符號來表示數字

考古學家研究瑪雅人的數字系統時,發現他們的數字表達與算盤的算珠有異曲同工之妙。他們使用三個符號:一點、一橫、一個代表零的貝形符號──就可以表示任何數字。類似的原理今天被應用在電腦的「二進位制」上。

這種計數方法,可以使用於天文學的數字,在瓜地馬拉的吉里瓜所發現稱為石標的雕刻石柱中,記載著九千萬年、四億年的數字。

瑪雅的曆法非常複雜,有以260日為周期的卓金曆,六個月為周期的太陰曆,29日及30日為周期的太陰月曆,365日為周期的太陽曆等,不同周期的不同曆法。我們用現代天文觀測知道一年是365.2422天,而瑪雅人已測出一年是365.2420天。

瑪雅人運算出來著名的金星公式:

(月球)20×13=260 260×2×73=37,960

(太陽)8×13=104  104×5×73=37,960

(金星)5×13=65  65×8×73=37,960

這些公式的意思是說,每一種周期經過三萬七千九百六十天後,便會相遇在一條直線上,而根據瑪雅人的神話傳說,那時「神只」就會到一處寧靜的休息處所。

金星曆年是指金星環繞太陽一周所需要的時間,瑪雅人費了三八四年的觀察期,算出五八四天的金星曆年(他們發覺金星在八個地球年中恰恰走了五圈,然後再重複循環,便用五除八個地球年的天數2920得出584天),而今日計算則為583.92天,誤差率每天不到12秒,每月只有6分鐘。以這麼高的精確度計算出金星曆來,實在是件不可思議之事。

瑪雅計日的單位出奇的大,考古學家已經知道的數值為:

20日為一維納爾

18維納爾為一屯等於360日

20屯為一卡屯等於7200日

20卡屯為一巴克屯等於14萬4千日

20巴克屯為一匹克屯 等於288萬日

20匹克屯為一卡拉布屯 等於5760萬日

20卡拉布屯為一金奇耳屯 等於11億5千2百萬日

20金奇耳屯為一阿拉屯等於230億4千萬日

為何要發展出這麼大的數字?這個數字單位大到即使是現代人也用不到。以今天的科學眼光來看,這麼大的數字也許只有一種學科會用到,那就是天文學。天文學家常常要用很大的數字單位表示星系間的距離,只有天文學的「天文數字」才會這麼大。

曆法中的瑪雅預言

在瑪雅曆法中,有一個叫「卓金曆」的曆法,這種曆法以一年為260天計算,但奇怪的是,在太陽系內卻沒有一個適用這種曆法的星球。依照這種曆法,這顆行星的大致位置應在金星和地球之間。

「卓金曆」中的這個符號,表達了瑪雅人所描述的銀河核心,並與我們所熟知的太極陰陽圖非常相似。

有瑪雅學者認為,這個叫「卓金曆」的曆法記載了「銀河季候」的運行規律,而據「卓金曆」所言︰我們的地球現在已經在所謂的「第五個太陽紀」了,這是最後一個「太陽紀」。在銀河季候的這一段時期中,我們的太陽系正經歷著一個歷時五千一百多年的「大周期」。時間是從公元前三一一三年起到公元二○一二年止。在這個「大周期」中,運動著的地球以及太陽系正在通過一束來自銀河系核心的銀河射線。這束射線的橫截面直徑為5125地球年。換言之,地球通過這束射線需要5125年之久。

瑪雅人把這個「大周期」劃分為十三個階段,每個階段的演化都有著十分詳細的記載。在十三個階段中每一個階段又劃分為二十個演化時期。每個時期歷時約二十年。

這樣的曆法循環與中國的「天干」、「地支」十分相似,曆法是循環不已的,而不是像西元紀年一直線似的沒有終點。他們認為自創世以來,地球已經過四個太陽紀。

當太陽系諸星體經歷完了這束銀河射線作用下的「大周期」之後,將會發生根本的變化,瑪雅人稱這個變化為「同化銀河系」。

從瑪雅預言中的「大周期」的時間上看,到今天已經接近尾聲了。從一九九二年到二○一二年這二十年的時期中,我們的地球已進入了「大周期」最後階段的最後一個時期。瑪雅人認為這是「同化銀河系」之前的一個十分重要的時期。他們稱之為「地球更新期」。在這個時期中,地球要完全達到淨化。而在「地球更新期」過後地球將走出銀河射線,進入「同化銀河系」的新階段。

既然瑪雅人的曆法如此精準,那麼他們的預言應該也有一番根據。在環境污染嚴重,天災人禍不斷的今日,我們可以想想,瑪雅人的預言究竟在提醒我們什麼事情?

瑪雅人與中國人

以下從幾個角度,我們可以看出瑪雅人與中國人關係的蛛絲馬跡。

文字:瑪雅人使用象形文字,文字的發展水平與中國的象形文字很相近,但符號組合比漢字還複雜,至今尚未有人能完全解讀。

藝術:以袋足彩陶罐袋為例,罐上的乳狀袋足和鮮豔的色彩,以及對比強烈的紅、黑色幾何圖案非常醒目。目前考古學家發現,乳狀袋足是中國史前陶器中最有特色的器形,但它竟然在美洲多支印地安民族的陶器上可以看到。

玉器:瑪雅文物中有很多是玉器,在世界上只有中國人和美洲瑪雅人兩個民族,喜愛玉石並且具備精巧的玉器雕琢能力。更為巧合的是這兩個民族都有把玉與生命、繁衍連繫起來的信仰,有些瑪雅玉器竟與江南史前文化─良渚文化的玉飾驚人的相似。

信仰:瑪雅文化中的羽蛇神形象與中國騰雲駕霧的龍有些相像。瑪雅壁畫上的羽蛇神頭像、瑪雅祭司所持雙頭棍上的蛇頭雕刻也接近龍頭的造型。除此以外,瑪雅人對於羽蛇神,和中國人對於龍的祭拜,都與祈雨有關。

人種:從人種學上來看,瑪雅人和中國人都有明顯的蒙古人種的獨有特徵,而且研究證明瑪雅人與中國人的掌紋線極為近似。

太極圖:在瑪雅的廢墟中,竟發現與中國一樣的陰陽太極圖。

月亮的傳說:馬雅人與中國人的玉兔傳說一樣,傳說月亮上有隻兔子。

神秘的文物

火箭浮雕

考古學家在謎一般的瑪雅遺跡中搜尋多年,找到許多瑪雅的文物,其中有許多令人難以理解的涵義。然而最令人驚訝的是,其中有些可以辨識的竟然跟今日的尖端科技非常的接近。

一九四八年到一九五二年間,墨西哥籍考古學家路利教授 (Alberto Ruz Lhuiller)在巴倫杰神殿的「碑銘神廟」(The Temple of The Inscriptions)中,發現在巨大石室的牆上刻有九位盛裝的神官,及一位帶有奇妙頭飾的青年浮雕。經過仔細地觀察,發現這個浮雕與現在的太空船十分相似!浮雕中的圖畫,畫著一個青年正在操作一台機器,這個機器的前端是流線型的,看起來十分精密複雜,還有類似儀表的東西。青年頭戴頭盔,頭盔上有兩條管子接著。他彎著腰和膝蓋。雙手正在操縱著一些操縱桿,位置較高的一隻手正在調節把手般的東西,較低那隻手的四根指頭,在操縱類似摩托車把手般的控制器。雙眼前視。左腳跟擱放在有好幾道槽痕的踏板上。操縱者後面有個類似內燃機的設備。內燃機箱後方可以看到有火焰噴出。

瑪雅碑銘神廟的浮雕中,刻畫了一個帶頭盔的青年,正在操作一台類似飛行器的機器。

路利教授在巴倫杰神殿所發現的浮雕和瑪雅碑文有密切的關係。被解讀出來的碑文中,一節這樣描述「白色的太陽之子,仿效雷神,從兩手中噴出火……。」懷疑的人會說,這段恐怕是古代瑪雅人對太陽崇敬所想像出來的情景。但是根據路利教授所發現的石雕,及碑文中所記載的那節卻是「真實」。

仔細想想,這個浮雕看起來與登陸月球的登月小艇真有幾分類似呢。如果這張圖真的是當初瑪雅人照著他們建造的機器畫的,那麼他們已經具備從事太空探險的能力。也許那些精密的曆法,正是遨遊太空的瑪雅人所需要的。

水晶頭顱骨

一九二七年在中美洲的貝利茲(Belize)的瑪雅遺蹟中發現的水晶製成的頭顱骨就更令人嘆為觀止了。這顆水晶頭顱骨完全以石英石加工研磨而成,大小幾乎和人類的頭顱骨相同。高12.7公分,重5.2公斤,是依照一個女人的頭顱骨所雕成。

這顆水晶頭顱骨不僅外觀十分逼真,而且內部結構都與人的顱骨骨骼構造完全相符。其工藝水平極高,隱藏在基底的菱鏡和眼窩裏用手工琢磨的透鏡組合在一起,發出眩目的亮光。

我們知道,現代光學技術產生於十七世紀,而人類準確地認識自己的骨骼結構更是十八世紀解剖學興起以後的事。這個水晶頭顱骨卻是在非常了解人體骨骼構造和光學原理的基礎上雕刻成的,瑪雅人是怎樣掌握這些高深的解剖學和光學知識的呢?

還有,水晶即石英晶體,它的硬度非常高,僅次於鑽石(即金鋼石)和剛玉,用銅、鐵或石製工具,都無法加工它。即使是現代人,要雕琢這樣的水晶製品,也只能使用金鋼石等現代工具。經研究證實,此水晶頭顱骨是利用某種碰撞力量雕刻成的,但現在科技仍未掌握此技術。

從這個奇異的水晶頭顱骨來看,瑪雅人掌握的工藝技術,相當高超。現代人引以為傲的工藝技術跟這個水晶頭顱骨比起來,真是黯然失色﹗

以現代的科學理論與技術發展速度來看,我們恐怕至少還要五十或上百年才跟得上瑪雅人的科技水平呢!


——轉自洞見文化出版 《揭開史前文明的面紗》(

海闊天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